向太空移植生命

人类从来没有停止过探索太空的步伐,无论是科学幻想或者是把什么东东真的送到天上去,可我们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在没有有效的运输工具被发明出来之前,我们基本上只能等着外星人来串门了。

换一个思路,太空中到底有没有生命?虽然现在理论上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可谁也拿不出有效的证据来。UFO的传言也时常出现但众说不一,美国51区依然神秘。与其这么麻烦,我们为什么不把地球上的生命“传播”出去呢?现在知道的就是原来抛出去过一个留声机什么的,那玩意儿搁现在的地球上都落后了,天知道能被外星人当什么看。再说了,茫茫宇宙,找个星星都困难,发现一台小机器的几率又有多大呢?

所以啊,想增加发现或者被发现的几率,弄不了太大的东西,只能靠数量补,搞“人海战术”了。最小的生命体大概就是细菌、病毒什么的了,这些东西体积又小,又不值钱,最重要的,适应能力强,高温黑暗无氧都难不倒他们,把这些东西传播到太空中,让他们随宇宙里的各种“风”四处传播好了。

不用担心这些东西再被重新传播到地球上,给人类带来什么危害,因为他们本来就产生于地球,既然以前我们能够对付他们,将来也能。

这样一来,也许在将来的某一天,某处的外星人会收到来自地球的礼物,凭借他们强大的科技,追本溯源找到我们,岂不皆大欢喜?另也许在将来的某一天,当我们的后代的后代的后代与外星人相聚的时候,他们会说:“我们在800x年爆发了非典疫情,在900x年流行禽流感,合着都是你们地球人搞的鬼啊?”,呵呵。还也许在将来的某一天,我们会登陆到一个陌生的星球上,发现与我们同一起源,但随着完全不同的进化过程形成的“新人类”,和我们的远方亲戚亲密接触不知感觉如何。

涉及到地球上最早的生命体的问题,有一说是“古菌、细菌和真核生物”,并不影响我的想法的施行,不管科学的答案怎样,扔太空里就是了。一公斤就能装很多哦,超值的“大礼包”。

你能一眼找到下载链接在哪儿么?

Free Image Hosting at www.ImageShack.us

Update @ 2010-08-29

请看这里:微生物在太空存活了553天

蒼き狼〜地果て海尽きるまで〜/苍狼:直至天涯海角

我想说这部电影不好看的人,要么是没看进去,要么是太年轻。铁木真的故事已经妇孺皆知了,能以外国人的身份在蒙古国拍中国人的电影,拍到这种程度,知足吧。

蒙古的草原不算完美,大概是季节不对,有些镜头中花花草草蓝天白云是挺漂亮,另外一些镜头马儿跑起来照样是尘土飞扬,不愧为沙尘暴的发源地之一。打打杀杀的场面咱们也见多了,虽然比不上欧美的大片场面壮观,相对于东方电影来说也算不错了,呼啦啦的人也是一大片一大片的,rmvb版就更加分不清那些是真人那些是特技了。但这些不影响真正的剧情,铁木真和札木合的安达之交,铁木真为父的心酸才是精髓啊。

本来想着这部电影还是挺适合孩子们看的,可想到那几个砍人喷血的优美镜头,以及从小就弑兄的事情,还是罢了。

反町隆史虽然个子是不太像蒙古大块头,可消瘦的脸庞却更能衬托铁木真的沧桑,这可是重要的剧情需要,像大块头有大智慧里刘德华那样用模具“强身”日本人又不是作不出来。但是,我一直有一个深深的问号,每次呐喊怎么都那么嘶哑,看过的其它日本片也几乎都是这样,这大概也是日本语言的特点吧,所以有人说日剧味儿太浓了。其实看过一些韩剧,韩语说起来也是大呼小叫的,都差不多,还是中文好,绵甜静柔啊。还有,那么大一片人,没有扩音器,谁能听见啊,风有那么大,真的内功练到家了,太阳穴高高鼓起、中气十足、会千里传音么?光顾场面大,把这头给忽略了吧。

还有,蒙古人怎么都不带盾牌啊,蒙古包里不都挂着了么,弓箭那么狠,盔甲跟没穿一个样,不重视防御,真以为自己是barbarian了。

蒙古马真是又经济又实惠,个头不高,适合东方人,操纵性强,草料肯定吃得也少,也不用豪华马厩,还能征善战,让铁木真横扫欧亚大陆,哇噻哇塞,和大众甲壳虫有得一拼。

再翻回来说两句剧情,说铁木真和札木合的安达之交,其实结拜的时候都还小不懂事,可都成了气候之后展开了一场半个蒙古与半个蒙古的战争,不仅让我猜想如果Intel和AMD的老大也是结拜兄弟会怎样。。。?与这种天翻地覆的气魄相比,什么“决战紫禁之颠”就太小家碧玉喽。

史诗片算不上,年代不够远,虚构成分太少。

花瓶式的人物,Ara柯兰,体现铁木真的凝聚力和号召力也不用如此手段吧,口口声声说要作soilder,到头来又主动献身,参政的时候在旁边补衣服,打仗时又穿着盔甲却不动手,一搭没一搭啊。哦对了,札木合的弟弟暗杀那一场戏的需要,远程武器还是厉害啊,札木合的弟弟要是也会飞刀就好了,野蛮人玩暗杀的确不行哪。总是觉得野蛮人柯南里面的阿诺和女剑士更般配一些,啧啧。。。

光瞎说了,盼望着哪一天,我们也到韩国去拍拍什么太阁立志传、信长之野望、德川家康什么的,别老让日本人玩咱们的三国志、西游记。

官方网站用Firefox进不去,残念。。。对于电影的官网来说好像这种情况很少见哦。

======== 分隔符,第二场电影 =========

之所以在这里随便写几句,是因为感觉这片子得太烂了,本以为揭密大兵们在伊战中的感受,谁知道一直在拿虐囚事件说事,说得还不明不白,藏着掖着,很有耐心的我都忍不住按快进了。

看完以后,没啥感觉,所以也就写不出什么来了。

Ô-oku/大奥

不得不承认,这部影片对于不太熟悉那段日本历史的我来说,有些拖沓,虽然在神话的介绍里说明了是“日本06古装真实历史丑闻大片”,看完之后对丑闻还真没什么感觉,但还是有很多看点的,故事性上评C的话,制作工艺上就要给A-的成绩了。

画风很好,优美得像日式的漫画,片中角色也都像在作慢动作,随时都可以停下来成为一幅照片,加上女美男俊,甚是养眼。

伎不是妓,很讲究“技”的,和中国以前一样,女人地位低下,是不能参与戏曲表演这种“高尚”行为的,戏中的女人仍然要让男人来扮演。不过片中那么多疯狂的女观众实在出乎我的意料,不知道是史实还是改编,中国古代定然是不会有的啦。

从古至今,宫廷都是人心最险恶之处,尤以后宫为甚(这一点现代社会好多了),万恶的封建社会哦。

天英院老大自己也不干净,还有很多人也是有贼心无贼胆,往好了想也许是日本战国时代男人比较稀缺的自然产物,往坏了想也许是编剧加入了更多的现代社会的意识形态。

绘岛工作的时候要比谈对象的时候漂亮,真的。(涂老鸦甚至还会联想到“不纯洁了。。。” XD)

和服很漂亮,男士的服装(也叫和服么?)也不错,并且,从后面看显得男人上身很宽大、魁梧,真是比唐朝的大宽袖子好看多了。

将军的每个家臣衣服上的“标识”好像都不一样啊,太阁立志传什么的我是外行,这个。。。正常么?

所有的人都是白袜子,看来日本空气真的很好,地板擦得也干净,也没有人汗脚、臭脚,搁现在的中国北方还没出门估计就得换袜子了。

最搞笑的是轿子啊,那么矮,难道他们都不会把抬杠放在轿箱腰部么?

最让人着急的就是女士们上台阶,还是想不通,和服在脖子后面舍得空那么大一块,怎么在脚下就不会开个分叉呢,像旗袍那样。

日本人真的很勤劳,戏院里倒茶的都是一路小跑。

有机会真想看一场原味的日本戏曲,那个戏台也很讲究哦,后面布景的更换,前面还是个歪T字布局。

Update @ 2008-02-01

douban和有人补充了我的疑问

…………不好意思……
1、当时是幕府时代= =
2、禁止歌舞伎表演使用女角,最初是因为鱼龙混杂,有些女性会借机从事暗娼生意之故,与身份地位无关
3、“歪T字布局”——这个叫作花道

原来如此。。。

更安全的原因所在

继续挑战Gregarius中积攒的未读feeds items,已经追到了2007年8月份,6666/17841条未读信息已经减少到3220/21258项:

吉利数字in my Gregarius

今天才看到fcicq的ActiveX 安全控件 = 不安全,不禁在想,到底什么原因导致ActiveX不安全呢?终于,我发现这并不能盲目归咎于微软产品质量不佳或者是ie的缺陷,也不能说是开发人员水平不行或者是不负责任,终极的原因,居然是小众和大众的区别。

简单说来,ActiveX是闭源的,那么真正了解它的完整工作机制的人必然是少数,每个人的智慧都有局限性,引申开来,每个团队也有考虑不到的地方,那么我们就可以认为,ActiveX必然存在着漏洞,并且小众之外的大众看不到、体会不到,甚至发现了一些端倪也无法判断原因出自何处,在无法得到充分、全面的用户检验的时候,维护团队仅靠一些自身质量控制和用户使用方面的反馈,也就有照顾不到的地方了。漏洞有了生存空间,安全性自然下降。更何况,ActiveX的运行平台,Windows以及ie,也具有类似性质,坏的效果往往不是累加而是乘积式的增长。

搞过一点软件开发的人都知道测试的重要性,初级一点的测试就是模仿用户操作,使用一些极限值、便捷值等来对软件进行检测,而高级一些的测试可不是谁都能作的工作,测试人员不仅要会“操作”软件,还要懂得软件实现的原理和机制,必要的时候要去翻文档、源码,来制定测试方案,这样才能找到一些深层次的问题。回到我们说的小众和大众的区别问题上来,当软件有了1000万用户时,可以把这1000万想像为初级测试用户,他们会反馈一些使用中遇到的问题,协助软件更改,这是闭源软件的方式,在开源软件的运作模式中,这些用户里可能会有万分之一的用户出于学习、好奇或进行改进的原因,去翻阅源码,在阅读过程中自然有一定的检查效果,其中的经验丰富精力充沛者还会进行测试、亲手修改,部分类似与高级测试人员的工作。只要施以得当的管理,让这些测试、修改的效果得以发挥,软件的质量及安全性自然会更高一些。

之所以会想到这些,是因为我记得以前微软还是谁在抨击开源软件的质量和安全性的时候提到过,闭源软件是由高素质的开发团队,有严谨的质量控制管理的情况下生产出来的,所以质量更好,安全性更优。我虽然不能全盘否定这一观点,但这么说太片面了。绝对的安全肯定是一个“无穷大”的数字,每一份努力都能够离这个“无穷大‘更近一些。广大人民的力量是无穷的,更不要说为了薪水工作和为了理想信念干活的结果差异了。

其实,小众和大众的影响在其它很多方面有体现:我们在颁布法律或规章的时候,要开听证会,要征集意见,就是要把小众群体起草出来的东西,让大众去检查、补充、完善;我们要讲团队合作,要讲民主,就是要避免小众决策的片面,能力的局限;我们把重要建设项目的方案公开让大家讨论,也是在借助大众的智慧。人多力量大,众人拾柴火焰高,三个臭皮匠还抵个诸葛亮呢,如果谁坚持要说有限的团队就能够生产出完美的产品,我们大可一笑置之。

最后,小众和大众都是相对的概念,应用的范围要适度,服务器的管理员只设一人是不安全的,公司里人人都是管理员也不安全,监狱安防设计图自然也不能搞什么全民共享,那《越狱》就失去大卖点了 :)。真正安全的方式是要绝对经得起推敲、检验的,在这方面,非对称加密如pgp、gpg堪称典范,充分利用公开的机制达到了保密的目的。

真正的“AI”,是不是可以这样?

看到Cat ChenS.T.A.L.K.E.R中胡侃这个游戏的AI如何优秀,不禁产生了一种念头,一种新的AI实现思路。

AI就是人工智能,通俗一点说就是控制游戏中NPC如何行动的指令,简单的AI很容易公式化,比如反恐精英cs中的bot,基本上都是按照脚本的规定来行动,更复杂和高级的AI会加入思考、互动的因素,也就更“聪明”一些。

AI往高了说,属于计算机科学的尖端领域,但往简单了说,只不过是科学家设计好公式,利用计算机运算速度快的优势来模拟的思考过程罢了,高深也就高深在了公式/算法和了,计算机只是一个跑得比较快,会先飞的笨鸟罢了。但在很多时候,AI还无法达到普通人的程度,这也就是我的念头了,能否在游戏中,用玩家行为来作为AI,或者为AI提供数据呢?

假想一个游戏,分为两个阵营,拉据战的格局,苏、德双方展开坦克大战,攻夺据点。把游戏分为两个服务器,苏服和德服,苏服上的玩家都是苏军,敌人是AI,不过这个AI就是德服上扮演德军的玩家。这样,以往的NPC就不会再笨呼呼的了,而是“像”真实的玩家一样战斗,甚至血少的时候也会偷懒等等。

最关键的,就是要体现不同于单机游戏的,真实的模拟另一个服务器上玩家的行为模式,同时还要和玩家之间对战区分开来。比如坦克的配置是copy玩家数据,而作为AI的坦克被打爆了玩家可不会掉经验等等。能够把这两点都体现出来,现在的游戏好像还没有。

还想到一个更远一点的例子,在mmorpg中打怪的时候,怪物一般都形成规律了,在什么地方、有什么招数,怎么配置队伍就能打倒它,甚至捡到相同的宝贝。。。这样不腻么?为高级玩家开通变身为怪的功能吧。呼呼,别人组队再来打toj的时候,怎么怪物变了?以前都呆着不动的,今天满大街溜达,也不发招。。。如此这般,也等于是在这段时期内用人的智慧让npc更加完善了,如果聪明的玩家还会在变身为怪物的时候,模拟真实怪物的以为,诱骗其它玩家上钩的话就更加有趣了。

想法扯完了,写完再想实现起来还是有些难度的,不过算是一个思路吧,不要一味钻进如何完善npc自身“功能”的死胡同,引入玩家的隐式互动。关于那个苏德坦克大战的游戏,以前倒还真是玩过(直接玩家对抗的),不过好像网站上不去了,http://www.blitz1941.com/,我这里也仅存三张截图,还算有一定代表性,一起怀念一下吧:


Go to ImageShack® to Create your own Slideshow

胡思乱想

本篇为乱文,不喜误入。

15年是个什么概念?6年又是个什么概念?如果我能活到80岁,大概能有5个15年,13个6年。从现在算起,大概还有3个15年,9个6年。有两个人,15年前在一起,最近的一次见面是6年前,其中一个,以后再也见不到了。

15年前,我们算是互相了解,而现在,虽然可以通过电话联系,声音也没有改变,但一种陌生和恐惧却油然而生。陌生是因为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状态?什么性格?作什么?想什么?喜欢什么?别人怎么看待他?由这种陌生产生的恐惧,在电话中提现不出来,可真有一天面对面坐下喝酒的时候,会在沉默中冲击心灵。

真是有些“物是人非”,虽然树都砍光了,可路还在;以前的教室虽然从3层扩建成了4层,可样子没变;以前的平房都变成了楼房,可地名没变;以前的人还是那个人,可却已不再熟悉。

人能作的无非就是改变世界和改变自我,在良性循环体系中,天平平衡的两边,一旦天平倾斜,就像水车一样,把水倒了出来,稀里哗啦,天平的指针没有倾斜的概念,一下就到底了,从楼顶到地面。

我们很熟么?未必吧?但15-6=9年的时间并没有改变什么,再次聚会反而觉得更亲近了,大概是上学和工作之后的自由导致的后遗症,毕竟在老家憋的时间太长了,尤其是初中,回头看看和封建社会差不多。那个时代留到现在的,除了成为档案中的几页纸,学习工作的垫脚石之外,就是对朋友的感觉了。

感觉这东西很奇妙,有点像白酒或者普洱茶,怎么放也不变味,反而更纯了,就像一幅画,当你离的很近的时候,一切都能看仔细,会发现很多毛刺、花边和瑕疵,而当距离稍微远一些,这些不好的东西都看不到了,转而欣赏画的整体美,从而赞不绝口。人会很主动的“忘记”不好的记忆,残留的对很久以前的感觉自然是越发的美好。

提问,是要这种模糊的美好,还是要清晰的缺陷?

七百多公里不算远,开车一天,坐火车也是一天,坐飞机估计2小时就到了,可惜家里没飞机场,以前的所谓“飞机场”(记忆中只停过直升飞机,还是极其破旧,不知道是开走还是被汽车拖走的那种,放风筝的好地方)现在早就变小区了,我姐姐就在那里住,另外一个人在地势最低的地方,哦,那地方太黑了,以至于第二天我就忘记具体在哪个胡同里了,也许是酒和太多了的缘故,好在没说错话,也后悔没多说几句,其实也不敢,也不是不敢,是怕说了没用。

就这么点距离,就能让人生产生巨大的变异,时间是散射的催化剂,分道扬镳用在这里再合适也不过了,不过这条条道路并不都是通向罗马的。

如果真的有时间旅行,那么我想逆向运动,生命在于运动,岁数大点无所谓,能回到那个年代就好,比现在的环境好多了。现在的烦你比楼还多,以前的房子稀稀拉拉,烦恼也是稀稀拉拉。

宁愿相信宇宙中存在平行时空,更希望家里有一只机器猫,逼它拿一只望远镜出来,看看另外一个时空的人都在作什么。呃,如果是现在,应该是睡觉呢,不知道会作什么梦。再让机器猫拿个装备出来,到梦里去搅和搅和。除此之外,还能作什么呢。呆头鹅,痴人说梦,不知道眼不见心不烦么。

想什么就写什么,写什么就想什么,这种感觉真不错,只是难为看官了,如果你能逐字看到这里,还真是强人。

清楚的记得一些事,我给你看的东西,现在已经成为现实,我给你说的话,可能当时被你当作笑话,也没有达成传声筒的作用,不过都无所谓了,这些所谓秘密,现在一半在我这里,一半已在地下,永远的绝版了。关于传声筒,还是那句话,物是人非。有一点我望了,是你猜中的,还是我自己说的?实在记不清了。

那个谁,发什么呆呢,说的就是你,就是你,知道不?呆头鹅,不过鹅现在正痛苦并快乐着,岁月的枷锁已经深入骨髓了,可怜啊,谁又不可怜了啊,想起来有些事确实挺郁闷的,郁闷这个词用再这里太合适了,发明这个词的人我很崇拜。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大概就是电信和网通吧,不过这是在第一宇宙,在第二宇宙,是两个猪头之间的距离,因为一头并不知道另外一头是怎么想的,唉,希望在第三宇宙能有所改观。相信我,人是一个思维体,其它的都是在matrix中的虚无,都素浮云。思维体之间的沟通就像磁铁,对味儿了就相吸,不对口味就排斥,最痛苦的就是中间路线,上不去下不来,还吃不到茴香豆,百年孤独。

铁路还有换轨、错轨的时候,岁月却是单行道,即使兜个大圈子能回到原地了,却发现其实不在一个时空,不兼容。

突然又有一种更不好的感觉,觉得死去的人还活着,而活着的人已死亡。死亡,是美好事务永保青春的最好方式,so,本文就在这里太监了吧,8月16的月亮值班,我去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