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我的MUD回忆

1999年的时候,我刚刚参加工作,由于上网比较方便,很快就被拉拢进了MUD中,当时主要是玩《书剑》,这个游戏当时分辽宁、北京、河北三个站,记得原来是专门开了一个收费的服务器,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也不知道现在还收费不收了。

当时玩的时候的一些LOG现在仍在我的硬盘上,只是不知隐藏在哪个角落里,有时间翻出来贴出来,免得烂掉。今天无意中在网上发现了一些和这个MUD有关的网友文学/聊天记录,奇怪的是有些的作者(发布人)居然是我?可在我的记忆里好像没有这档子事情啊。不管怎样,先抓过来保存一下,没准哪天就又没了。

依稀中还记得这些名字:tmlm, ziqing, ldf, lxue, bbb, cyx, ren, tiany, yue, gudang, aihui, rprprp, tulong, mimikiss, rongrong,不知道现在都飘到哪里去了。

转贴开始,首先是转载申明:

转载请注明:转载自月光软件站 [ http://www.moon-soft.com ]
(本站声明:以上文章转载自网易社区精华区,并不代表本站观点)

///////////////////////////////// (fwolf:武馆是新手练功的地方,达到一定等级才能出去闯荡江湖;蓉蓉当时应该是明教的老大吧。)

主题:MUD故事:小飞象武馆偷窃记
发信人: littlewing()
整理人: dreamwing(1999-11-18 04:27:23), 站内信件
【闲聊】云蕾(Yunlei):是谁在武馆偷东西? 
【闲聊】小飞象大声叫道:“我,我,我!”同时高举右手,拚命地伸长,好象 
害怕别人看不见他。 
【闲聊】小飞象(Tmtank):头    衔:【 惯 窃 】 
【闲聊】云蕾(Yunlei):那还我 
【闲聊】小飞象口吐白沫,两眼翻白,向后倒飞了出去。 
【闲聊】小飞象(Tmtank):还给你了还有什么意思 
【闲聊】小飞象(Tmtank):那不成雷峰了 
【闲聊】云蕾(Yunlei):piao 也偷,傻瓜 
【闲聊】小飞象对着云蕾点了点头。 
【闲聊】小飞象还要偷你的心  
【闲聊】头发冲着小飞象大喊:壮士,加油,加油! 
【闲聊】银狐露出迷惑的神情。 
【闲聊】小飞象“嘻嘻嘻”傻笑了几声。 
【闲聊】不高兴对着小飞象大叫:“小飞象,你这个臭流氓!” 
【闲聊】不高兴歪着脑袋问大家:「你们说在下说的对不对耶?」 
【闲聊】小飞象嘴角一撇,狞笑道:“我是流氓,我怕谁?!” 
【闲聊】不高兴惊讶地「啊!」了一声。 
【闲聊】不高兴脚底抹油,一声不吭地溜了。 
【闲聊】云蕾(Yunlei):kick tmtank 
【闲聊】小飞象轻轻地捧起云蕾的脸,给了她一个无限温柔的吻。 
【闲聊】云蕾飞起一脚,正好踢中小飞象的屁股! 
【闲聊】不高兴冲着云蕾大喊:小姑娘,加油,加油! 
【闲聊】不高兴(Nohappy):哇! 
【闲聊】蓉蓉摇了摇头,叹道:太可怜了。 

///////////////////////////////// (fwolf:MUD大概是互联网上最早能够结婚的程序了吧?)

主题:书剑之两分钟爱情
发信人: fwolf()
整理人: dreamwing(1999-11-18 04:33:45), 站内信件
【闲聊】南瓜(Nannan):【蛇】你想向葫芦大仙求婚,不过你还没有成年。 
【闲聊】不悔(Tmlm):  月下老人(Yuexia laoren)nannan快来 
【闲聊】不悔无聊地用手指捅了捅韩湘子,可是韩湘子象个木人一样,什么反应 
也没有。 
【闲聊】不悔(Tmlm):aug  月下老人(Yuexia laoren) 
【谣言】某人露出迷惑的神情。 
【闲聊】不悔(Tmlm):你也快来呀 
【闲聊】不悔“呵呵呵”傻笑了几声。【闲聊】月下老人(Yuexia laoren):哈哈 
哈哈!!!! 
【闲聊】月下老人(Yuexia laoren):不悔和葫芦大仙由韩湘子做媒,今日喜结良 
缘,各位泥友做个见证。 
【闲聊】月下老人(Yuexia laoren):恭祝两位白头偕老,早生贵子。 
【闲聊】老大被葫芦大仙气得昏了过去。 
> 【闲聊】葫芦大仙捧住肚子,嘻嘻哈哈地直笑得两眼翻白,喘不过气来。 
【闲聊】慕容天星口吐白沫,两眼翻白,向后倒飞了出去。 
【闲聊】慕容天星惊讶地「啊!」了一声。 
【闲聊】不悔「> 【闲聊】南瓜的金蛇越想越伤心,终于忍不住趴在葫芦大仙的 
肩膀上放声大哭起来。 
【闲聊】蒙面人口吐白沫,昏了过去。 
嘿嘿嘿」奸笑了几声。 
> 【闲聊】葫芦大仙(Mdk):这是你相公送给你的定情信物,上面刻着一行小字: 
「情深不寿 不悔」。 
【闲聊】葫芦大仙「咯咯咯」地笑了几声。 
【闲聊】不【闲聊【闲聊】不悔(Tmlm):你悄悄告诉你的葫芦大仙:kiss you 
】不悔(Tmlm):这是你娘子送给你的定情信物,上面绣着一行小字:「强极则辱 
 葫芦大仙」。 
悔(Tmlm):快来送钱 
【闲聊】不悔(Tmlm):葫芦大仙在你的耳边悄声说道:我爱死你了 
========================================== 
【闲聊】是我(Moun):mdk 花痴了 
【闲聊】月下老人(Yuexia laoren):从今天起,葫芦大仙和不悔就不再是夫妻了 
。 
【闲聊】月下老人(Yuexia laoren):又一桩失败的婚姻,唉 ... ... 
【闲聊】是我张大眼奇怪地瞪着葫芦大仙,慢慢地咧开嘴,捧腹大笑起来。 
【闲聊】葫芦大仙捧住肚子,嘻嘻哈哈地直笑得两眼翻白,喘不过气来。 
【闲聊】葫芦大仙(Mdk):你隐约觉得有一样很重要的东西丢失了! 
【闲聊】不悔(Tmlm):葫芦大仙抛弃了你,不知是跟谁私奔去了。 
【闲聊】蒙面人(Liefeng):mdk 你咋嫁给这小器鬼,唉 
【闲聊】不悔(Tmlm):你隐约觉得有一样很重要的东西丢失了! 
【闲聊】葫芦大仙想着心中的坏主意,忍不住得意地「嘿嘿嘿」奸笑几声。 

=========================== 
葫芦大仙(mdk)回答你:才结了2分钟的婚 
【闲聊】葫芦大仙(Mdk):> 不悔说道:没结婚还要发钱 
【闲聊】蒙面人想了想以后结婚,先搞婚前公证,这样就不吃亏了  
【谣言】某人:有人看见人参果落在了了尘手中! 
【闲聊】南瓜的金蛇怜惜的对不悔说,好可怜的孩子,不悔的眼圈马上就红了起 
来。 
【闲聊】葫芦大仙痛哭流涕的哀求不悔的原谅。 
【闲聊】不悔(Tmlm):欺骗我的感情 

///////////////////////////////// 以下搜集自互联网其他角落

主题: 我的MUD经历

关于游戏

得之我幸 失之我命
记得第一次接触MUD是97年,我刚跳槽到某杂志社。有一天,听编辑们说,千万不能玩MUD,因为一玩就上瘾。当时我还不知道什么是MUD,别人说,我也就在旁边瞎听,说了半天,我还是不知道什么是MUD。一直到了99年我才真正玩上了MUD,也认识了MUD。

99年8月的某一天,我正在公司里忙的焦头烂额、六神无主时,电话铃声传来。
“喂!谁呀?”
“我!杨望!干嘛呢”
“唉!正忙着呢,什么事?”
“我最近玩一网络游戏,在家拨号上网,一月话费让我损失了7颗子弹!被我妈臭骂了一顿,把我的‘猫’给扔了,你公司不是专线嘛!今天晚上有时间吗?想去你哪玩?”
(注:1颗子弹=人民币100元)
“哇!嘻嘻,阿姨的脾气还挺火爆。什么game让你这么着迷呀?”
“MUD!听说过吗?太好玩了!嘿嘿”
“噢,听说过!我现在太忙了,你晚上8点多过来吧,不过,得先请我吃一顿!OK?”
“行!没问题!那我晚上过去找你!挂了啊?”
“OK!bye!”

晚上6点半吧,这家伙就来了,我们先去吃饭,回来一上网,网速太慢!因为我们公司有200多人,用一根专线,下班后到晚上10点之前,都有加班的,当然也有去联众下棋或打牌的,还有下载东西的,总之10点之前网速根本上不来。没办法,所以我理所当然的拉着他帮我干活儿啦。嘻嘻!

10点左右,他上了网,去了他等了一天的MUD世界!而我呢,刚开始在旁边还兴致勃勃的观看,可是连个图像也没有的MUD,实在让我看着无趣,心里开始怀疑以前所听到的,看来MUD也没啥好玩的嘛!全是文字,能有什么意思。看了半天,实在看不太明白,就跑到一边玩我的DX-Ball,一个撞球游戏。

以后,隔三差五地他就来找我,利用国家的资源以慰他想成为武林高手的梦想!终于有一天,我也安装了一个,随便起了个名,在杨望的帮助下进入了MUD。由于我什么也不会,他便先教我聊天。于是我便在上面胡侃乱聊,嘻嘻,挺有意思。过了一会儿,我便不满足于只是聊聊天,而且不会使任何emote,当然当时也不知道emote,只是觉得某些人敲字怎么那么快,而且还挺幽默。接着我当然威胁他,要是他不腾出时间来教我,我就不让他来上网。嘿嘿,他不可选择的只能接受我的威胁,抽出时间,教我一些基本命令,又帮我作了一个武馆打开的机器人,我只在旁边看着不用动手,游戏中的我(彭雨,随便起的,pengc呢是我一个好朋友的拼音,杨望也认识的,主要是基于一种万一练不好也不是臭我的名这种思想下起的)就自己干活、休息、学读书、学force,还可以自己去吃饭喝水。在这种情况下,我不可避免地陷了下去。

(注:其实刚开始的时侯,是真的什么也不懂,在还没有做robot时,经常问他,吃饭是用拼音还是英文?当然是eat啦,于是我敲eat,你要吃什么?于是我又问他,有什么吃什么。我怎么知道有什么?你look一下啊,于是我敲look,有个苹果,eat pingguo,OK!喝水呢?drink!怎么穿衣服?wear!怎么装备?wield!第一次被抽查,我一看问题,太简单了,不由得怀疑是不是骗我呢?竟然不敢回答!嘻嘻,就是这样,才更吸引了我。)

由于我地利的条件,不到一个月,我就追上了他。那时他也就是100多K吧,他270K时,我已经230K了,进步不可不谓神速。有一次他问我,你不是不喜欢MUD吗?怎么现在玩得比我还凶?要是以后没得玩看你怎么办?我思考了一下说,这个游戏对我来说是,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玩游戏嘛,当然是为了娱乐自己。而一个即吸引人的又让你有成就感的游戏,就更好喽!能得到这个游戏,实在是运气。要是失去这个游戏,那也无可奈何,因为人生还得继续。有这个游戏,我快乐。没有这个游戏,我也会寻找新的快乐。


MUD一瞬间

tell wangy 我要结婚了,快去扬州给我送gold!嘿嘿!
认识fwolf,是我拜入明教,在party里胡侃时结识的!对他有好感呢,是因为一次事件。(太久远了,细节就不想费神去回忆了)不过从没想到过会嫁给他。那时,刚好我自己学作主页,马马糊糊作了一个个人主页,于是把地址告诉了他。那以后,一上网就和他聊,慢慢地就越来越熟啦。不过他求婚时,正好是我在星宿迷路的时侯,我告诉他让他给我带点食物和水,他却回复,让我答应嫁给他。(大家是不是觉得fwolf有威胁我的嫌疑)当然我当时没答应他。可是后来我一上线,他就tell我,再加上我本来就对他有好感,当时又没有别人向我求婚的情况下,我答应了他。呵呵。。。。。
实话说,他对我真的是不错呢!我过阵时,帮我送食物和水,还给我双铙,还有疗伤用的gao。。。。(还有一个和我非常好的朋友,songp,当时明教的老大,一个从不骄傲而且非常和谒的人,可惜现在不来了。songp是一个你绝对可以信任的朋友)

MUD让我非常快乐地过了小半年,作为一个游戏,即能聊聊天,也能体验成功和失败带来的精神冲击,还能考考你的智力去解一些quest,我真的非常喜欢它。

1999年12月25日,由于某些原因,我对某个门派,失去了兴致,导致我对MUD的热情急速下降。不过我依然喜欢MUD,喜欢我所有的网上朋友,当然更喜欢我的fwolf。

--pengc.2000.1.28

///////////////////////////////// 书剑故事之(五)明教十年 by yingsu

我今天满24岁了。想想入明教已近十年了。现在我终于能做mj job,能为明教出力了,真的有一种自豪感!

我明教以外的朋友不多,接触最多的就是明教的师兄们了。时间长了,这些人的个性都逐渐展现出来,活生生的,不再是一个名字和一个ID了。我也逐渐喜欢上了他们。明教的师兄师姐都对我很好,有求必应,我真的很感激。Party里的交谈曾记载了多少故事,曾倾注了多少情感!于我,是很珍贵的。所以我精心保留我每一次上线的Party记录,想给自己多留一份回忆。

感觉这十年的人生体验远远超出了我真人二十多年的人生经历!

十年里许多人帮过我,我也帮助过别人(不过不多,blush);我结过婚又离过婚;我失去过爱又得到了爱;也经历过生离死别;也曾伤心欲绝;几次身临险境;也曾死里逃生;其实最值得庆幸的是经历过死亡。真的,这是MUD世界所能给予的在真实世界中得不到的最高体验了!我被PK的那次我真的觉得挺精彩的:蒙面加冰魄银针加暗算,只有个人影,连看ID都看不着,佩服佩服!还记得我第一次杀人是归云庄的庄丁,那次是为了食物而杀人,现在想起来还于心不忍,blush。没有杀过玩家,因为我想杀的杀不过,能杀的又跟我无冤无仇。

其中最无聊的三年是do job前集中打坐的两年和吐纳的一年。因为我巡城期间内力、精力低得可怜,除了圣火神功和飘翼身法什么特殊武功都不会,xixi,竟然还逃脱了大理西门雪豹和土匪头的夹击!不过这三年我倒是有时间聊天了,跟云游和恐怖天使聊熟了,还有孟波、水灵灵等人,所以过得也很开心。

最开心的一天是在测试站。那天我空手杀了高我两描述的巡捕(我一向觉得杀比自己高的人才有意思,是吧?);和fwolf fight;还干了什么,xixi,不好意思说了,反正都不算数的。

身入明教的十年,大部分时间都是快乐的,对明教的人及明教都产生了深厚的感情。虽然我练功练得慢(十年才120K,blush),但经历了凡此种种,特别是爱情、友情、兄弟情,真是觉得已不枉此生!

无论发生什么,我决不会离开明教,也决不会自杀(除非因90天不能上线被清档),因为我还想跟大家一起拥有下一个十年! 

///////////////////////////////// 书剑故事之结婚记

【明教】恐怖天使(Ilovezm):tsengk 来当媒人
恐怖天使往南面的珠宝店离开。
珠宝店 - north
明教教主亲传弟子「为了YINGSU 重入泥潭」恐怖天使(Ilovezm)
朱老板(Zhu laoban)
【明教】云游痛快地说道:好吧!
【明教】射雕(Shediao):什么时候结呀.?
恐怖天使从朱老板那里买下了一串金项链。
恐怖天使从朱老板那里买下了一个金戒指。
你从朱老板那里买下了一个金戒指。
恐怖天使给你一个金戒指。
【明教】射雕还等着收你们的红包呢.
你“嘻嘻嘻”傻笑了几声。
恐怖天使给你一串金项链。
【明教】云游对着射雕惊讶地「啊!」了一声。
你戴上一个金戒指。
【明教】云游把射雕一脚踢到月球上,射雕回过脸来,一副无辜的样子看着地球。
你戴上一串金项链。
恐怖天使往东面的小吃店离开。
小吃店 - west
明教教主亲传弟子「为了YINGSU 重入泥潭」恐怖天使(Ilovezm)
跑堂(Paotang)
【明教】射雕「咯咯咯」地笑了几声。
跑堂用脖子上的毛巾抹了抹手,说道:这位姑娘,请进请进。
恐怖天使从跑堂那里买下了一朵红玫瑰。
你给恐怖天使一个金戒指。
恐怖天使给你一朵红玫瑰。
【明教】恐怖天使(Ilovezm):tsengk wru??
【明教】云游一脸气极败坏,恶狠狠地说道:这事没这么容易了结,你们都给我走着瞧!
恐怖天使从跑堂那里买下了一朵白玫瑰。
恐怖天使给你一朵白玫瑰。
你身上带着下列这些东西(负重21%):
白玫瑰(Rose)
红玫瑰(Red rose)
□金项链(Golden necklace)
□金戒指(Golden ring)
二十八两黄金(Gold)
□布履(Shoes)
□绿色圣衣(Cloth)
四十九文铜钱(Coin)
三十四两白银(Silver)
一张壹仟两银票(Thousand-cash)
恐怖天使往东面的月老亭离开。
月老亭 - north、west
明教教主亲传弟子「为了YINGSU 重入泥潭」恐怖天使(Ilovezm)
姑苏慕容第二代弟子 慕容小面(Mmxx) < 断线三十八秒>
天若有情天亦老(Board) 「 51 张留言,51 张未读 」
民女 双儿(Shuang er)
月下老人(Yuexia laoren)
【明教】射雕似乎不懂云游的意思。
云游从月老亭外走了过来。
【明教】恐怖天使(Ilovezm):shediao come
【明教】射雕痛快地说道:好吧!
你轻轻摘下一朵插在发鬓边,白玫瑰分外的纯净透明,映照出一张秀美绝伦的脸!
云游给恐怖天使一个红包。
你惊讶地「啊!」了一声。
云游给你一个红包。
云游“嘻嘻嘻”傻笑了几声。
你对所有在场的人表示感谢。
恐怖天使慢慢的打开红包......哇!!!
你说道:「你给过了」
云游说道:「一人500」
恐怖天使对所有在场的人表示感谢。
你身上带着下列这些东西(负重22%):
红包(Hong bao)
□白玫瑰(Rose)
红玫瑰(Red rose)
□金项链(Golden necklace)
□金戒指(Golden ring)
二十八两黄金(Gold)
□布履(Shoes)
□绿色圣衣(Cloth)
四十九文铜钱(Coin)
三十四两白银(Silver)
一张壹仟两银票(Thousand-cash)
【明教】云游的脸「唰」的一下红了起来。
恐怖天使完全同意你的观点。
云游说道:「当时没多少钱,嘻嘻」
云游快乐地唱着:“我们是害虫,我们是害虫……”
【明教】射雕(Shediao):现在beg 也不能要令了.
【明教】射雕无奈地耸了耸肩。
【明教】云游惊讶地「啊!」了一声。
【明教】云游深深地叹了口气。
恐怖天使向你求婚。
你如果愿意和恐怖天使结为连理,请用 marry 指令。
【明教】云游(Tsengk):恐怖天使向林樱素求婚。
marry ilovezm
你羞答答地答应嫁给恐怖天使。
【明教】恐怖天使(Ilovezm):你向林樱素求婚。
【明教】射雕惊讶地「啊!」了一声。
【明教】恐怖天使(Ilovezm):林樱素羞答答地答应嫁给你。
【明教】云游(Tsengk):林樱素羞答答地答应嫁给恐怖天使。
【明教】飞云惊讶的说道:“噢!是吗?”
【明教】射雕(Shediao):太快了吧.
【明教】云游对林樱素说道:“恭祝二位早生贵子,白头偕老!”
【明教】云游对恐怖天使说道:“恭祝二位早生贵子,白头偕老!”
【明教】飞云(Swan):【明教】云游(Tsengk):林樱素羞答答地答应嫁给恐怖天使。
【明教】射雕大声说道:“恭喜!恭喜!”
云游说道:「wait a while」
云游往北面的月老亭外离开。
【明教】飞云拍拍腰边的钱袋,粗声大气地说道:怕什么!本小姐有的是钱!
【明教】飞云口吐白沫,两眼翻白,向后倒飞了出去。
【明教】恐怖天使(Ilovezm):tsengk 你得jieshao
【明教】天翔打了个大揖,笑呵呵地说道:大家春节好,恭喜发财 !
云游从月老亭外走了过来。
【闲聊】林樱素(Yingsu):恐怖天使向你求婚。
【闲聊】林樱素(Yingsu):你羞答答地答应嫁给恐怖天使。
【闲聊】深雪风高兴地跳了起来。
【闲聊】深雪风(Ddtt):where?
【闲聊】恐怖天使「哈哈哈」大笑几声。
云游面带笑容,对月下老人一抱拳:今天是个好日子!
月下老人说道:「壮士愿意给林樱素做媒?」
月下老人说道:「这可是成人之美的善事啊,好极了,我这就记下来。」
【闲聊】深雪风(Ddtt):月老亭?
【明教】云游(Tsengk):月下老人说道:「这可是成人之美的善事啊,好极了,我这就记下来。」
【闲聊】林樱素点了点头。
【明教】射雕(Shediao):加EXP吗.?
【闲聊】林樱素(Yingsu):月下老人说道:「壮士愿意给林樱素做媒?」
【闲聊】深雪风(Ddtt):wait me
【明教】深木双手抱拳,作了个揖道:各位英雄请了!
【明教】恐怖天使对着射雕狠狠的一锤当头敲下,狞笑道:你给我发呆去吧!
【明教】射雕(Shediao):正神呢.?
【明教】射雕「咯咯咯」地笑了几声。
云游无聊地用手指捅了捅恐怖天使,可是恐怖天使象个木人一样,什么反应也没有。
恐怖天使说道:「你已经订婚了。」
云游露出迷惑的神情。
深木从月老亭外走了过来。
恐怖天使说道:「什么指令??」
爱火花从乐器店走了过来。
【明教】云游(Tsengk):恐怖天使说道:「你已经订婚了。」????
【闲聊】乘雷大声说道:“恭喜!恭喜!”
你说道:「【闲聊】深雪风(Ddtt):wait me」
深木大声说道:“恭喜!恭喜!”
云游说道:「什么指令?」
爱火花大声说道:“恭喜!恭喜!”
云游说道:「结婚?」
恐怖天使对着深木「哈哈哈」大笑几声。
恐怖天使满面红光地往月下老人面前一站。
月下老人说道:「哈哈哈哈!好极了,一切齐备,我这就为你们登记!」
月下老人低头把姻缘簿翻了翻,写下些什么。
月下老人说道:「恭喜,恭喜!」
【闲聊】月下老人(Yuexia laoren):哈哈哈哈!!!!
【闲聊】月下老人(Yuexia laoren):恐怖天使和林樱素由云游做媒,今日喜结良缘,各位泥友做个见证。
【闲聊】月下老人(Yuexia laoren):恭祝两位白头偕老,早生贵子。
恐怖天使和你交换了定情信物。
【闲聊】深雪风对林樱素说道:“恭喜!恭喜!”
【明教】恐怖天使(Ilovezm):{你满面红光地往月下老人面前一站。;月下老人说道:「哈哈哈哈!好极了,一切齐备,我这就为你们登记!」;月下老人低头把姻缘簿翻了翻,写下些什么。;月下老人说道:「恭喜,恭喜!」}
你身上带着下列这些东西(负重22%):
□玉佩(Yu pei)
红包(Hong bao)
□白玫瑰(Rose)
红玫瑰(Red rose)
□金项链(Golden necklace)
□金戒指(Golden ring)
二十八两黄金(Gold)
□布履(Shoes)
□绿色圣衣(Cloth)
四十九文铜钱(Coin)
三十四两白银(Silver)
一张壹仟两银票(Thousand-cash)
爱火花往西面的乐器店离开。
【闲聊】云游(Tsengk):恐怖天使和林樱素交换了定情信物。
【明教】射雕大声说道:“恭喜!恭喜!”
【闲聊】林樱素高兴地跳了起来。
【闲聊】云游含着食指,拉长嘴巴低声说道:“我也要...”
【闲聊】爱火花大声说道:“恭喜!恭喜!”
【闲聊】林樱素(Yingsu):□玉佩(Yu pei)
【闲聊】云游想着心中的坏主意,忍不住得意地「嘿嘿嘿」奸笑几声。
深木大声说道:“恭喜!恭喜!”
【明教】恐怖天使(Ilovezm):这是你娘子送给你的定情信物,上面绣着一行小字:「强极则辱 林樱素」。
玉佩(Yu pei)
这是你相公送给你的定情信物,上面刻着一行小字:「情深不寿 恐怖天使」。
【闲聊】林樱素(Yingsu):这是你相公送给你的定情信物,上面刻着一行小字:「情深不寿 恐怖天使」。
乘雷从乐器店走了过来。
【闲聊】云游对林樱素说道:“恭喜!恭喜!”
乘雷躬身作了个揖。
深木对恐怖天使说道:“恭祝二位早生贵子,白头偕老!”
乘雷对你说道:“恭喜!恭喜!”
深木对你说道:“恭祝二位早生贵子,白头偕老!”
【闲聊】云游对恐怖天使说道:“恭喜!恭喜!”
【闲聊】林樱素对所有在场的人表示感谢。
乘雷对你说道:“恭祝二位早生贵子,白头偕老!”
你对所有在场的人表示感谢。
深雪风从乐器店走了过来。
鹦鹉从乐器店蹿了过来。
【明教】恐怖天使(Ilovezm):恭喜!您现在的新绰号是:「「强极则辱 林樱素」。」
【闲聊】飞云大声说道:“恭喜!恭喜!”
深木决定跟随深雪风一起行动。
深雪风决定跟随鹦鹉一起行动。
【明教】射雕(Shediao):tsengk 给红包了吗.?
恐怖天使往北面的月老亭外离开。
月老亭外 - northwest、south
明教教主亲传弟子「「强极则辱 林樱素」。」恐怖天使(Ilovezm)
唢呐手(Suona shou)
轿夫头(Jiaofu tou)
轿夫(Jiaofu)
花轿(Huajiao)
锣鼓手(Luogu shou)
云游从月老亭走了过来。
深木从月老亭走了过来。
【明教】射雕对着恐怖天使惊讶地叫道“哇,壮士,你...好土耶!”。
轿夫头说道:「好的好的,多谢您老的金子,花轿这就备好,请新娘子上轿。」
轿夫头说道:「您老放心,吹鼓手随队跟着吹打,保证您一路风光。」
轿夫头把轿帘撩了起来,新娘可以进去了。
唢呐手大声地吹起了唢呐,锣鼓手用力地敲锣打鼓,好不热闹。
恐怖天使拿出一百两黄金(Gold)给轿夫头。
深木决定跟随轿夫头一起行动。
【明教】林樱素突然间噗通一声跌倒在恐怖天使怀里...死了。
深雪风从月老亭走了过来。
鹦鹉从月老亭蹿了过来。
云游决定跟随轿夫头一起行动。
深雪风决定跟随你一起行动。
乘雷从月老亭走了过来。
乘雷决定跟随你一起行动。
你说道:「then?」
鹦鹉重复道:then?
深雪风对鹦鹉说道:“恭喜!恭喜!”
鹦鹉哈哈一笑,拱手说道:“同喜!同喜!”
深雪风决定跟随轿夫头一起行动。
恐怖天使说道:「yinsu enter」
鹦鹉重复道:yinsu enter
深木点了点头。
【闲聊】云游(Tsengk):乘雷决定跟随林樱素一起行动????
【闲聊】云游对着乘雷「哈哈哈」大笑几声。
你说道:「enter;什么?」
鹦鹉重复道:enter;什么?
鹦鹉'咯咯'大叫两声,一头冲进了茅草堆里。
深雪风往南面的月老亭离开。
鹦鹉往南面的月老亭离开。
enter jiao
【明教】射雕(Shediao):香囊(Xiang nang);这是你娘子送给你的定情信物,上面绣着一行小字:「强极则辱 **」。
新娘子你羞羞答答地坐进了花轿里,轿夫马上把轿帘放了下来。
花轿里
你感到轿子被人抬了起来,看来是上路了。
【明教】射雕“嘻嘻嘻”傻笑了几声。
【闲聊】恐怖天使(Ilovezm):没人follow 我呢??
【闲聊】林樱素(Yingsu):你感到轿子被人抬了起来,看来是上路了。
【闲聊】云游(Tsengk):新娘子林樱素羞羞答答地坐进了花轿里,轿夫马上把轿帘放了下来。
【闲聊】深雪风捧住肚子,嘻嘻哈哈地直笑得两眼翻白,喘不过气来。
花轿里 -
这是花轿里面,空间狭小,只有一个座位,两边的窗户都用红布
蒙着,你看不见窗外景物,只能感觉到轿子正在被抬着,摇摇晃晃地
走着。
【闲聊】云游大声叫道:“我,我,我!”同时高举右手,拚命地伸长,好象害怕别人看不见他。
【闲聊】林樱素(Yingsu):{花轿里 - ; 这是花轿里面,空间狭小,只有一个座位,两边的窗户都用红布;蒙着,你看不见窗外景物,只能感觉到轿子正在被抬着,摇摇晃晃地;走着。}
【闲聊】林樱素(Yingsu):ilovezm w a u?
【明教】深木(Deepwood):东大街 - east、north、south、west
【闲聊】恐怖天使(Ilovezm):南大街 - east、north、south、west
【明教】深木(Deepwood):come 东大街 - east、north、south、west
【闲聊】林樱素(Yingsu):我在哪?
【闲聊】深雪风(Ddtt):东大街了
【闲聊】深雪风对着林樱素“嘻嘻嘻”傻笑了几声。
【闲聊】林樱素(Yingsu):我什么时候出来呀?
【闲聊】云游张大眼奇怪地瞪着林樱素,慢慢地咧开嘴,捧腹大笑起来。
【明教】深木(Deepwood):ilovezm go 鸣玉坊
【闲聊】深雪风(Ddtt):一会
【闲聊】云游(Tsengk):出不来了
【闲聊】云游怜惜的对林樱素说,好可怜的孩子,林樱素的眼圈马上就红了起来。
【闲聊】乘雷(Thun):洞房在哪呀?
【明教】林樱素把深木一脚踢到月球上,深木回过脸来,一副无辜的样子看着地球。
【明教】深木“嘻嘻嘻”傻笑了几声。
【明教】云游高举双手,对深木激动地认同道:“好主意!真是个好主意呀!”
【明教】恐怖天使(Ilovezm):wood 怎么停呀??
【明教】深木(Deepwood):say here
【明教】林樱素(Yingsu):你说here
西大街 - east、north、south、west
锣鼓手(Luogu shou)
唢呐手(Suona shou)
大理国镇南王府随从 乘雷(thun)
轿夫(Jiaofu)
[清风谷] 长老「朋友啊朋友你可曾记起了我」深木(Deepwood)
大理国镇南王府随从 深雪风(ddtt)
轿夫头(Jiaofu tou)
◤光头帮◢ 香主「最近比较烦」云游(Tsengk)
明教教主亲传弟子「「强极则辱 林樱素」。」恐怖天使(Ilovezm)
流氓(Liu mang)
轿夫头说道:「多谢您老照顾小的的生意,恭喜二位新人,祝二位白头偕老,小的告辞了。」
轿夫一行人抬着空轿子离开了。
【闲聊】深雪风(Ddtt):西大街 - east、north、south、west
渡坏从西大街走了过来。
渡坏往东面的广场北离开。
深雪风痛快地说道:好吧!
本钱从广场北走了过来。
本钱往西面的西大街离开。
【明教】恐怖天使(Ilovezm):轿夫一行人抬着空轿子离开了。
【明教】深木大声说道:“恭喜!恭喜!”
云游捧住肚子,嘻嘻哈哈地直笑得两眼翻白,喘不过气来。
深木大声说道:“恭喜!恭喜!”
云游决定自己单独行动。
恐怖天使挥了挥手。
深雪风对你说道:“恭喜!恭喜!”
【闲聊】云游大声说道:“恭喜!恭喜!”
深雪风对你说道:“恭喜!恭喜!”
【闲聊】林樱素(Yingsu):终于出来了
本钱从西大街走了过来。
本钱往东面的广场北离开。
深雪风决定自己单独行动。
乘雷决定自己单独行动。
渡坏从广场北走了过来。
渡坏往西面的西大街离开。
云游挥了挥手。
恐怖天使说道:「我洞房去了」
【闲聊】深雪风张大眼奇怪地瞪着林樱素,慢慢地咧开嘴,捧腹大笑起来。
深木决定跟随你一起行动。
乘雷大声说道:“恭喜!恭喜!”
只听得噗通一声,眼见得深雪风四脚朝天,跌倒在地上。
【闲聊】云游(Tsengk):恐怖天使说道:「我洞房去了」
只听得噗通一声,眼见得你四脚朝天,跌倒在地上。
【闲聊】乘雷(Thun):深木决定跟随林樱素一起行动。
深雪风决定跟随你一起行动。
【闲聊】云游对着恐怖天使狠狠的一锤当头敲下,狞笑道:你给我发呆去吧!
【闲聊】乘雷口吐白沫,两眼翻白,向后倒飞了出去。
深木“嘻嘻嘻”傻笑了几声。
【闲聊】云游高举双手,对深木激动地认同道:“好主意!真是个好主意呀!”
深雪风“嘻嘻嘻”傻笑了几声。
【闲聊】恐怖天使(Ilovezm):wood 你别当灯泡
云游决定跟随深木一起行动。
【闲聊】云游(Tsengk):你决定跟随深木一起行动。
【闲聊】深木十分委曲地流下泪来。
你说道:「没有洞房吧?」
乘雷决定跟随云游一起行动。
深雪风向恐怖天使打听有关『红包』的消息。
【闲聊】云游(Tsengk):乘雷决定跟随你一起行动。
【闲聊】深木要给你门gold
【闲聊】乘雷(Thun):你决定跟随云游一起行动。
【闲聊】云游「嘿嘿嘿」奸笑了几声。
【闲聊】乘雷捧住肚子,嘻嘻哈哈地直笑得两眼翻白,喘不过气来。
恐怖天使惊讶的说道:“噢!是吗?”
深雪风“嘻嘻嘻”傻笑了几声。
【闲聊】深木(Deepwood):算了
恐怖天使惊讶的对深雪风说道:“噢!是吗?”
乘雷含着食指,拉长嘴巴低声说道:“我也要...”
深雪风打了个哈哈,笑道:“别当真,在下只是开个小小的玩笑。”
恐怖天使对着深雪风惊讶地叫道“哇,姑娘,你...好土耶!”。
突然一阵“咕咕”声传来,原来是乘雷的肚子在叫了。
深雪风呜呜地哭了起来。
云游决定自己单独行动。
红包(Hong bao)
这是一个红色烫金的小纸袋子,上面印着『恭贺新禧』和『恭喜发财』
等吉祥的字样,红咚咚地充满了喜气。反面印着「云游敬祝」等字样。
你可以用 open bag 打开红包。
【闲聊】云游(Tsengk):突然一阵“咕咕”声传来,原来是乘雷的肚子在叫了。
【闲聊】云游怜惜的对乘雷说,好可怜的孩子,乘雷的眼圈马上就红了起来。
【闲聊】乘雷(Thun):结婚也不请客
已经是午夜了,只有天空中的繁星还在闪闪发光。
【明教】深木(Deepwood):need gold?
【闲聊】乘雷(Thun):害得我饿成这样
【闲聊】恐怖天使(Ilovezm):wood 又不是tk 你老跟着我干什么??
【闲聊】深木(Deepwood):lag
【闲聊】深木(Deepwood):ok
【闲聊】深雪风张大眼奇怪地瞪着恐怖天使,慢慢地咧开嘴,捧腹大笑起来。
【明教】恐怖天使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深雪风决定自己单独行动。
深木决定自己单独行动。
恐怖天使挥了挥手。

┏━━【书剑个人资料卡】简体中文
┃头 衔:【天门香主】 ┃天赋情况如下:体重一百零六斤     ┃
┃称 谓:明教护教法王属下教众 ┃膂力:「31/18」 根骨:「32/20」 ┃
┃姓 名:林樱素(Yingsu) ┃身法:「33/21」 悟性:「31/21」 ┃
┃年 龄:二十七岁又九个月 ┃生 辰:己巳年一月十九日 师承:【明教】【韦一笑】 ┃
┃性 别:女性 武艺:「了然于胸」 ┃
┃夫 君:恐怖天使(Ilovezm) 精神█████████████████┃
┃杀 人:一百四十五位 气血█████████████████┃
┃其他玩家:无 精力████████████████▉┃
┃正 气:10326 内力█████████████████┃
┃死亡次数:二次 食物██████           ┃
┃有效死亡:二次 饮水███████▏         ┃
┃钱庄存款:二千一百七十八两黄金 潜能 ┗━━━━━━━━━━━━━━━━━━━━━━━━━━━━━━━━━━━━━┛

明教护教法王属下教众「follow ilovezm到天涯海角」林樱素(Yingsu)
2000.4.2

///////////////////////////////// (fwolf:灵儿emotion是我的同学,男扮女装的,至于为什么叫灵儿,因为那时候《仙剑奇侠传》刚刚推出嘛) 书剑故事之同门相残

今天风月无边(Leolove)把寒雨(Emotion)杀害了。唉,明教内部出这种同门相残的事,真令人寒心。我对风月无边并不了解,但风月无边也太爱杀人了!诚然,他是为保卫明教做过很大贡献,但他有一点原因就能去杀人,他能因为一句话就去杀人,明教的有些仇家就是他这样结下的。在外派眼中看来,也可算是魔头了。

飞云(Swan)入明教比我晚,但也是和我一起长大的,是当年明教的四朵金花之一(xixi,灵儿、水灵灵还有我啦)。算来我认识她至少也有十年了。据我了解,飞云是一个很正直、很热心的人,是优秀的明教弟子。只是说话冲了些,因此得罪了一些人。但她并没有做过对不起明教的事!相反,她是一心热爱和维护明教的。风月无边杀她,仅仅是因为她说的一句话和她的post,自然不对。

入明教者,皆为我的兄弟姐妹。我不希望这样的事再一次发生。就算是大米,只要不是以捣乱为业的,也不该杀。无论如何,我最不愿意看到的事就是同门相残了。《倚天屠龙记》中明教是怎样临近灭亡的?惨痛的教训历历在目。以明教之众,以明教之强大,如不是内部分裂,无人能亡明教!

2001.6.5

///////////////////////////////// 书剑故事之河北明教史

【明教】射雕(Shediao):我也曾经5分钟内被PK3次.
【明教】林樱素(Yingsu):who呀?
【明教】筱媛纤惠点了点头。
【明教】林樱素(Yingsu):who is concept?
【明教】射雕(Shediao):┃死亡次数:十八次                    食物█████▏           ┃
【明教】林樱素(Yingsu):shediao 谁那么狠呀?
【明教】云游(Tsengk):恶意PK本教弟子,不去也罢
【明教】射雕点了点头。
【明教】云游(Tsengk):明教以团结著称,有这样的老大,哼
【明教】梅儿(Lcm):谁要shl /
【明教】梅儿(Lcm):谁要shl ?
【明教】云游对着梅儿摇了摇头。
【明教】筱媛纤惠(Qianhui):太可恶了
【明教】云游(Tsengk):lcm,去HZ买布袋放着吧,回头有人要再给
【明教】射雕(Shediao):他们PK完了,就说给五十两金补偿.什么人呀.
【明教】任吾行(Rwx):我找不到呀
【明教】云游(Tsengk):你已经为明教完成三百三十八次工作了,再好好努力吧。
【明教】云游飞起一脚,似乎在踢苍蝇。
【明教】任吾行无聊地用手指捅了捅筱媛纤惠,可是筱媛纤惠象个木人一样,什么反应也没有。
【明教】筱媛纤惠(Qianhui):guom不要去sb了!
【明教】林樱素(Yingsu):shediao你说的是哪的事呀?在hb mj?
【明教】任吾行(Rwx):我找不到小星星呀
【明教】射雕(Shediao):这里.
【明教】林樱素惊讶地「啊!」了一声。
【明教】林樱素(Yingsu):who ya?
【明教】筱媛纤惠越想越伤心,终于忍不住趴在任吾行的肩膀上放声大哭起来。
【明教】射雕(Shediao):铁明.铁胄.
【明教】林樱素惊讶的说道:“噢!是吗?”
【明教】筱媛纤惠(Qianhui):他下了!
【明教】任吾行(Rwx):那派的?
【明教】筱媛纤惠(Qianhui):山东mj
【明教】云游(Tsengk):guom应该升级了吧
【明教】云游(Tsengk):应该是香主了
【明教】云游张大眼奇怪地瞪着武松,慢慢地咧开嘴,捧腹大笑起来。
【明教】武松似乎不懂云游的意思。
【明教】射雕(Shediao):我也想做香主.行吗.?
【明教】云游(Tsengk):500K exp
【明教】云游对着射雕「嘿嘿嘿」奸笑了几声。
【明教】射雕口吐白沫,两眼翻白,向后倒飞了出去。
【明教】武松(Guom):经验: 509673
【明教】云游张大眼奇怪地瞪着武松,慢慢地咧开嘴,捧腹大笑起来。
【明教】云游(Tsengk):不过,楼主挂了,不知道还能不能升
【明教】筱媛纤惠(Qianhui):【谣言】某人:明教天微堂教众「 蛮力の女」筱媛纤蕙(Qianhui)决定要自杀了。
【明教】云游(Tsengk):◤光头帮◢ 香主「魔教巡山使九阳总是梦」云游(Tsengk)
【明教】云游深深地叹了口气。
【明教】狂风(Weifeng):Qianhui 在 sd 说自己是日本人
【明教】云游哭哭啼啼的拉住筱媛纤惠的手不放,舍不得让她走呀。
【明教】只听得噗通一声,眼见得武松四脚朝天,跌倒在地上。
【明教】任吾行口吐白沫,两眼翻白,向后倒飞了出去。
【明教】狂风(Weifeng):所以大家pk 她
【明教】射雕惊讶地「啊!」了一声。
【明教】云游深深地叹了口气。
【明教】射雕(Shediao):爱国精神发扬过头了吧.
【明教】射雕深深地叹了口气。
【明教】林樱素(Yingsu):都是什么呀?
【明教】筱媛纤惠(Qianhui):我在山东呆不下去!
【明教】林樱素(Yingsu):那就回来呀
【明教】林樱素感到在这里很幸福 
【明教】云游(Tsengk):其实普通日本人也不错,没那么多军国主意者,还都很热心的
【明教】云游深深地叹了口气。
【明教】筱媛纤惠(Qianhui):所以s -f
【明教】武松(Guom):小星星才680k
【明教】云游(Tsengk):(value jia;软猬甲值六十一两黄金。;sell jia;这样的宝物我可买不起。)
【明教】云游想着心中的坏主意,忍不住得意地「嘿嘿嘿」奸笑几声。

【明教】射雕(Shediao):慧飞(fwing)回答你:借你挣钱好了
【明教】筱媛纤惠(Qianhui):guom 不要去山东了!
【明教】射雕「咯咯咯」地笑了几声。
【明教】林樱素(Yingsu):{中央广场 - east、north、south、west;  明教护教法王属下教众「我恋爱了」任吾行(Rwx)}
【明教】任吾行似乎不懂林樱素的意思。
【明教】林樱素(Yingsu):在这打坐?
【明教】云游(Tsengk):插标卖首
【明教】任吾行点了点头。
【明教】任吾行(Rwx):练parry
【明教】云游(Tsengk):打坐最好去秘道,保险,嘻嘻
【明教】恐怖天使(Ilovezm):tsengk help me 抢劫
【明教】云游怕被PK 
【明教】云游(Tsengk):在慕容呢
【明教】林樱素(Yingsu):我只见你坐,没见你练啊
【明教】云游痛哭流涕的哀求恐怖天使的原谅。
【明教】任吾行不怕被pk 
【明教】云游指着任吾行赞叹道:“任吾行是武林第一高手!”
【明教】任吾行(Rwx):打到头就练了
【明教】云游看着任吾行,脸「唰」的一下红了起来。
【明教】任吾行(Rwx):谁敢pk我???????我。。。。。。。。。。嘿嘿
【明教】云游胆子特别小,忒怕死 
【明教】林樱素没死过,更怕死 
【明教】任吾行(Rwx):我就不理他!
【明教】云游(Tsengk):想当初,ronger刚被purge,各路高手PK明教,只杀得血流成河
【明教】云游被杀怕了 
【明教】林樱素(Yingsu):here?
【明教】云游对着林樱素点了点头。
【明教】云游(Tsengk):songp都被PK过
【明教】林樱素被云游吓得脸都白了。
【明教】云游深深地叹了口气。
【明教】云游捶胸顿足,咬牙切齿,声泪俱下地哭道:老天爷哟,我怎么就这么窝囊!
【明教】任吾行(Rwx):我死过不下20次了都
【明教】云游(Tsengk):整整杀跑了一代的明教弟子啊,sigh
【明教】林樱素惊讶的对云游说道:“噢!是吗?”
【明教】林樱素深深地叹了口气。
【明教】射雕(Shediao):为什么啊.
【明教】射雕(Shediao):讲一讲.
【明教】林樱素对射雕说:「壮士所言极是,与小妹我心有灵犀,不谋而合。」
【明教】云游(Tsengk):以前有ronger罩着还好,她一被purge,sigh
【明教】云游(Tsengk):paxpa,wangle,mimikiss是三大杀手
【明教】云游越想越伤心,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明教】射雕(Shediao):可他们现在也不在了.
【明教】林樱素(Yingsu):听云游痛诉革命家史
【明教】射雕(Shediao):tmlm 他们呢.?
【明教】云游深深地叹了口气。
【明教】林樱素(Yingsu):paxpa好象还在呀
【明教】云游(Tsengk):tmlm当时转BJ,他原来是武当的,太极拳8段的
【明教】射雕惊讶地「啊!」了一声。
【明教】射雕(Shediao):可他们为什么PK明教呀.
【明教】云游(Tsengk):no why
【明教】林樱素(Yingsu):因为mj曾经太强大了,被人恨?
【明教】云游(Tsengk):可能以前被ronger压住了,不服吧
【明教】任吾行(Rwx):tmlm 在bj时叫什么?
【明教】云游对着任吾行说:对不起,我不知道。
【明教】射雕(Shediao):这不是太自私了吗.?
【明教】武松(Guom):tsengk 你是不是在说,bj的六大派围攻光明顶
【明教】云游对着武松摇了摇头。
【明教】云游说的是HB明教的血泪史呵 
【明教】任吾行(Rwx):哦,好象很多人都是从北京出来的。。。。。
【明教】云游深深地叹了口气。
【明教】恐怖天使无聊地用手指捅了捅武松,可是武松象个木人一样,什么反应也没有。
【明教】武松对着任吾行点了点头。
【明教】恐怖天使(Ilovezm):guom 还护镖不???
【明教】任吾行(Rwx):现在的北京正在写它的血泪史。。。。。。。
【明教】射雕(Shediao):还有他为什么被清档.?
【明教】云游(Tsengk):老一点的HB player不多了
【明教】林樱素(Yingsu):raindog不是用了lingz了吗?
【明教】任吾行(Rwx):我也是从北京来的。。。。。。blush
【明教】武松(Guom):算了,我要下了
【明教】射雕(Shediao):【明教】射雕(Shediao):还有他为什么被清档.?
【明教】云游(Tsengk):fwolf,tsengk,没了,weifeng都是后来来的,sigh
【明教】恐怖天使对着武松挥了挥手。
【明教】恐怖天使(Ilovezm):【谣言】某人:有人看到朱聪从恐怖天使那里偷走了一张羊皮!
【明教】武松(Guom):【谣言】某人:有人看到朱聪从恐怖天使那里偷走了一张羊皮!
【明教】林樱素(Yingsu):fwolf是谁呀?
【明教】任吾行挥了挥手。
【明教】云游(Tsengk):big,pengc的老公
【明教】武松怜惜的对恐怖天使说,好可怜的孩子,恐怖天使的眼圈马上就红了起来。
【明教】林樱素(Yingsu):o
【明教】射雕(Shediao):他夫人是不自杀了.?
【明教】林樱素(Yingsu):big还在呀?
【明教】云游似乎不懂射雕的意思。
【明教】林樱素(Yingsu):pengc也在呀
【明教】射雕(Shediao):你说的明教老大叫什么名字 ? tsengk
【明教】云游(Tsengk):ronger,蓉儿
【明教】武松(Guom):fwolf 是雪狼吗??
【明教】射雕惊讶地「啊!」了一声。
【明教】云游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明教】射雕(Shediao):我认识的.
【明教】云游惊讶的对射雕说道:“噢!是吗?”
【明教】射雕深深地叹了口气。
【明教】任吾行(Rwx):蓉儿不是上海的吗?
【明教】射雕(Shediao):那是河北书剑刚建站.
【明教】云游只在河北,别的没去过 
【明教】云游的脸「唰」的一下红了起来。
【明教】射雕(Shediao):我第一次玩MUD.
【明教】云游(Tsengk):wantgirl是上海过来的
【明教】林樱素道了个万福。
【明教】云游对着燃情岁月惊讶地「啊!」了一声。
【明教】射雕(Shediao):蓉儿让我帮她拿药锄.
【明教】林樱素露出迷惑的神情。
【明教】射雕(Shediao):那时她还不厉害呢.
【明教】云游(Tsengk):什么时候呀?shediao
【明教】射雕(Shediao):很久以前了.
【明教】云游(Tsengk):shediao也是老人了呀
【明教】云游双手抱拳,讨好地对射雕说道:“在下对壮士的景仰之情,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明教】射雕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明教】射雕(Shediao):那时还有福音战士..聊天明王.冷血.寒雨.
【明教】云游(Tsengk):hb?
【明教】任吾行(Rwx):我怎么都没有听说过呀
【明教】射雕点了点头。
【明教】任吾行(Rwx):都是新人吧。。。。
【明教】林樱素(Yingsu):shediao以前怎么不讲?!
【明教】云游(Tsengk):coolzp还来,不过其他人。。。。
【明教】射雕(Shediao):没人提以前的事呀.
【明教】林樱素叹了口气,说道:“射雕再也不是以前的射雕了。”
【明教】射雕(Shediao):现在只有福音还来.
【明教】云游点了点头。
【明教】云游(Tsengk):again
【明教】云游(Tsengk):again=wangle
【明教】任吾行(Rwx):想听bj的mj?
【明教】云游深深地叹了口气。
【明教】林樱素对着云游惊讶地「啊!」了一声。
【明教】云游对着任吾行点了点头。
【明教】射雕(Shediao):中文名是什么.?
【明教】云游(Tsengk):海云风
【明教】云游对射雕说道:你真是一只大笨木瓜。
【明教】云游(Tsengk):aihui去了山东
【明教】射雕(Shediao):蓉儿触犯了天条...
【明教】射雕摇了摇头,叹道:太可怜了。
【明教】云游(Tsengk):以前的无情
【明教】云游深深地叹了口气。
【明教】射雕深深地叹了口气。
【明教】任吾行(Rwx):bj mj和gb是死敌
【明教】武松(Guom):luu??????
【明教】云游对着任吾行使劲拍着巴掌:“下面请任吾行讲故事,大家鼓掌欢迎!”
【明教】林樱素(Yingsu):shediao她怎么了?
【明教】射雕(Shediao):清档了.
【明教】林樱素(Yingsu):why?
【明教】任吾行(Rwx):mj dizi 被东方明月pk的无数
【明教】林樱素(Yingsu):犯了什么罪?
【明教】任吾行(Rwx):在bj的mj dizi 没被东方明月杀的可能不多
【明教】射雕(Shediao):天条是什么..自己想想.
【明教】云游(Tsengk):bj的唐天龙很仗义呀,他不管?
【明教】林樱素(Yingsu):robot?ml?
【明教】村田深雪飞起一脚,正好踢中殷无寿的屁股!
【明教】云游(Tsengk):wiz call,据说
【明教】村田深雪把殷无寿一脚踢到月球上,殷无寿回过脸来,一副无辜的样子看着地球。
【明教】任吾行(Rwx):那时侯龙到ln了
【明教】武松(Guom):唐天龙回过bj,但被pk 3次
【明教】云游对着武松惊讶地「啊!」了一声。
【明教】云游吓得茶碗一下子打掉在地,对武松颤声道:“这,这,这可不是开玩笑吗?”
【明教】任吾行(Rwx):主要是那时侯北京的就象现在的hb一样。。。。。老断
【明教】射雕(Shediao):tsengk 蓉儿是女的对吧.?
【明教】云游对着射雕点了点头。
【明教】任吾行(Rwx):所有的名教弟子差不多都走了
【明教】云游(Tsengk):以前银狼的主页还有他的photo,很漂亮
【明教】武松(Guom):他用他留在bj的id,结果被mjmj pk
【明教】云游惊讶地「啊!」了一声。
【明教】武松(Guom):那个id也有3m
【明教】武松(Guom):n
【明教】云游深深地叹了口气。
【明教】任吾行(Rwx):亲传都走了,新人的日子就更难过了。。。。。
【明教】云游对任吾行说:「壮士所言极是,与愚兄我心有灵犀,不谋而合。」
【明教】林樱素对任吾行说:「壮士所言极是,与小妹我心有灵犀,不谋而合。」
【明教】射雕(Shediao):tsengk 她什么时候走的.?
【明教】云游(Tsengk):大概六七月吧
【明教】任吾行(Rwx):那时侯北京的2亲传可能走了不下15个
【明教】射雕点了点头。
【明教】恐怖天使(Ilovezm):什么时候???
【明教】射雕(Shediao):可惜.
【明教】武松(Guom):今天银翼杀手怎么专找我,10多次了
【明教】射雕(Shediao):我也是.
【明教】射雕(Shediao):银翼疯了.
【明教】林樱素(Yingsu):今天他不常光顾我了,我可一直是robot
【明教】云游双手抱拳,讨好地对林樱素说道:“在下对姑娘的景仰之情,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明教】任吾行(Rwx):就在10月底11月初的时候
【明教】射雕(Shediao):我跟人打着架还查呢.
【明教】林樱素(Yingsu):那你有工夫answer?
【明教】任吾行(Rwx):我也是11月来的hb.......
【明教】射雕(Shediao):打了一多半的时候.突然出现....
【明教】武松(Guom):我1月才来
【明教】林樱素(Yingsu):我12月开始玩第一个MUD
【明教】云游左手高举旗帜,右手拿起扩音器,哽咽地高呼道:“欢迎,欢迎,热烈大欢迎!”
【明教】林樱素惊奇的“哇!”了一声。
【明教】射雕(Shediao):tsengk 蓉儿那时exp有多少.?
【明教】云游(Tsengk):都没浮教主?
【明教】云游(Tsengk):630
【明教】任吾行(Rwx):好象现在bj开始厉害了
【明教】云游(Tsengk):大概
【明教】射雕(Shediao):不高呀.
【明教】云游(Tsengk):bj怎么没副教主了?
【明教】武松(Guom):都是400k左右的
【明教】任吾行(Rwx):不知道
【明教】云游(Tsengk):当时hb no.1
【明教】云游(Tsengk):hb四五月才开呀
【明教】武松(Guom):老大才1.3m
【明教】射雕(Shediao):当时hb no.1 是什么意思.?
【明教】云游(Tsengk):ronger是当时河北的第一高手呀
【明教】射雕(Shediao):说的是中.
【明教】射雕(Shediao):说的是呀..
【明教】云游似乎不懂射雕的意思。
【明教】射雕(Shediao):我玩了不到二十天..
【明教】射雕「咯咯咯」地笑了几声。
【明教】林樱素(Yingsu):我觉得MUD不只是游戏
【明教】恐怖天使对林樱素说:「姑娘所言极是,与愚兄我心有灵犀,不谋而合。」
【明教】林樱素冲上前去,激动地紧紧握住恐怖天使的双手,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明教】水灵灵(Sll):兴我明教,扬我明尊,圣火令下,铁血丹心!

2000.2.14

/////////////////////////////////

5 thoughts on “1999年,我的MUD回忆”

  1. 我路过的,以前玩过这个 mud,碰巧刚刚找到以前玩 mud 的一个朋友的联系,于是无聊在网上胡乱找想要怀念一下,竟找到这里来 你我虽互不相识,也不知道上面那一个是你。不过看到我以前用过的那名字,还有我所认识的人,感觉很特别

    Reply

  2. 上面的记录是我们共同的回忆哦 不过里面只涉及到我的一个号 另外一个从来不练功的号也许更出名一些 🙂 如果你是下列中的一个: tmlm, ziqing, ldf, lxue, bbb, cyx, ren, tiany, yue, gudang, aihui, rprprp, tulong, mimikiss, rongrong 我敢说你肯定认识我的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